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对女友的复仇】(02)【作者:孤翁钓雪】
【对女友的复仇】(02)【作者:孤翁钓雪】
字数:38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戏弄

  继上一次玩弄之后,意涵大概有两天没有理我,但我知道她不是生气;所以趁她下课之后,买了朵玫瑰花站在教室外;她看见我时的那一抹微笑,我知道我的玩具还是回来了。

  因为我们不同学校,所以有时周末,她会来找我。当然,我并没有那么想要带她出去玩,因为我总是想要在房间等着机会,用新方法玩玩她那柔顺的身体。但有了上一次的经验,决定先服侍她。

  意涵一到我的房间,就坐在我的电脑桌前打报告;看着她的穿着,实在是在心里烧了一把火。一件膝上极短的蓝色牛仔裤,秀出了她长长的白腿,那每一寸都是如此皎洁,虽是瘦但又不是完全没肉,我又不自觉的幻想拍打她大腿肉时的快感。上衣穿着白色调带背心,里面的深色胸罩隐约可见;虽然胸部不大,但依然可见其坚挺。

  这种穿着,加上意涵的脸蛋,实在很难不让男生亲近她。我心中的恶魔彷彿又裂嘴大笑了。她专心的按着键盘,而我在她身后,先抚摸她黝黑的发丝,是一种预告也是一种警告。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我开始往下摸她的脸蛋,有点婴儿肥,但又不至於太肉脸;慢慢在按摸之间上加点力气,试试一下她的反应。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安静地在看着电脑,我知道她也有点沉浸在我的手技里了。

  接着,我的手开始从她的胸侧下手,慢慢搓揉她肋骨上方的胸肉。虽然说有胸罩隔着,但那种温暖感还是可以感受到;我的手开始慢慢地往前集中揉搓,她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盯着银幕上看;但是我能感觉到她胸前的呼吸,开始有点起伏,胸部也开始迎着我的手势韵律着。

  「热吗?帮你脱掉一件」我有点狡猾地说道。她瞄了我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说,又来了。但那不是生气,更像一种无可奈何,有点为了讨好男友的无奈。我知道,鱼儿上钩了。一秒之间,我就从后方把她的胸罩给解了。

  我的手忘情地在衣服内揉她的胸部,时而重时而轻,有时搓着她的乳头,捏拉几下再慢慢松开。意涵就这样一边打报告,一边任我玩,并且偶尔发出嗯声,表示我下手有点重。看着差不多了,我将她的衣服慢慢往上卷,让她的奶子露在外面;仔细一看乳头也有点立起了。

  我将椅子稍为的往后拉,趁她还没有要出声问话时,我就一下窜到前面跪下,开始用嘴巴帮她的胸部服务。一会尔吸一会尔舔,有时还咬着,她的粉红色乳头又慢慢被我的口技弄立了。就这样轮流玩着她的奶头。这时,意涵不在坚持她的作业了,胸部挺迎着我的嘴,我让我能够吸的更深一点;双手也放到我的脑后,慢慢压紧着我的头部,是要暗示我多舔一点。

  我想机不可失,双手开始往她的腰与腿去;慢慢拉开了她短裤上的拉炼,露出了浅白色的内裤;我隔着内裤用右手抚按她的阴户,可以感觉到她内裤有点湿了;意涵身体的律动也渐渐变大。我可以感受她的阴户正迎向我的双手,希望我在摸快一点。男人对情色的电波接收,可以说有不亚於女性的第六感。

  正在这个时候,电脑里发出了一个提醒声,是来自於通讯软体的。因为好奇心使然,也想知道谁如此不解风情;我松开咬舔着的乳头,转身看电脑银幕。结果居然是一个男的,上面传了六个字,「宝贝你还好吗?」

  突然之间,我有点呆住了。意涵也感觉到我的不对,马上将银幕视窗关掉。我什么都没有说,就只是看着她。「那是一个学长,他常常都传这样的讯息来给我,我也都很生气,并且回骂过他了。但他还是………」意涵低下头解释着,那语调还算平静,但充满着不好意思。

  我一直都很相信她,因为我知道她很单纯,不会随便勾搭别的男生,就只是身体比较敏感而已,她的需求也没有我那么大;所以要我戴绿帽的机会其实很低,而且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我想她也不会那么老实。

  相反的,对於恶魔而言,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机会。玩弄是需要藉口的。我故意什么都没有说,心中暗喜,让眼神开始变得锐利。意涵抬头看见了我的样子,她可能也知道可能有事情要发生了。

  我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抓起来,然后甩向旁边的床上。她趴在床上,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我伸手将她的裤子整个扯下来。露出了她翘白的臀部,还有那带蕾丝花边的浅白色内裤。这骚货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穿上了丁字裤。

  「不要阿……」意涵娇说了挤出这句话,但这种扒下裤子的快感,已经让我停不下来了,尤其看到她的屁股的翘度,甚至连思考都没了。她打算屈膝而起,我正好抓起她的两手,毫不费力的拉起来。从背后闻到她的发香,让我冷不住从后方开始舔她细长白皙的脖子。

  我感觉到她的双手有点挣扎,或许是有点害怕。但她可能也感受到我的野性和愤怒,如果这时候阻止我可能下场会更惨。总是藏着玩具的我,尤其这次又在自己的主场房间;迅速拿出两条绳子,绑在她的手腕上,然后分别连在墙上的挂衣桿上,这样一来她的双手就被我吊了起来,上半身像是一个Y字形,从后方看过去,那白皙的美背,从后颈一直延伸到臀上,丰翘的屁股彷彿在引诱我一般;她的双脚跪在床单上,有如奴隶般的哀戚,这画面真想赶快从后面顶上去。
  「你………你……又想要玩什么」意涵又惊又急地问着。

  「哼~有男的找你聊天说话,你居然没回报给我,还让我自己发现,你说该怎么办呢」我忍酷的说着,但却也掩饰不了我微笑的嘴角。

  不等她回话,我又拿出另一项玩具,是一个乳夹加口枷的複合玩具,两个乳夹底端分别各有两条铁炼,连到了口枷套,形成一个△的结构。我先狠搓意涵粉色的乳头,力气之大让她忍不住哀叫着;等着那粉色乳头挺立之后,先将乳夹夹好,结着顺势把圆形口枷塞进她的嘴里,并将口枷套沿着她的脖子环扣好。
  这真是太美了,一个手背绑开的女人,嘴巴因为不能闭合而流着口水;为了不让乳夹拉扯乳头,她只能低着头,任由口水滑向她的下巴和胸部,那头垂发落的样子,真让人动心。

  我还没打算停手。一副超震动跳蛋,已经被我塞入她的阴户当中,那嗡嗡地响声,根本就是像交响乐一样动听。可以看见她的屁股跟着震动,微微地在前后晃动着,是抵抗还是享受呢?

  接着我又拿出新的秘密武器,一根J型的带有倒钩的棒子。材料是白钢铁,长度约30公分,在勾上有一根直径为5公分的球。我轻轻拉开夹在她股沟里的丁字线,然后将球放到她的屁眼洞上。一手拿着长柄,慢慢地往上提;毕竟才刚开始,我可没想到一下子弄痛她,而且慢慢凌虐的紧张感,其实比直接玩弄她更有趣。

  「阿……阿……呜」,因为口枷的关系,所以意涵不能够说话,但大概可以猜到她想要问,是什么放在她的肛门外。白铁的冷冽感,其实会让她的屁股更缩紧;当我越将棍子往上,她的臀肉又更夹紧了一些。我会往上提几公分,然后再放松一下,循环着上上下下的节奏。她的身体只能随着我上下摆荡着。

  为了不让她事后对我有太多抱怨,我决定上一些润滑油在棒上的球和意涵的肛门口边,最后好让球方便塞进去一点。滑油让白金球又更闪闪发亮了一下;在我帮她的肛门上油时,也用手指顺便帮她撑开一点,算是给她的热身。就在我觉得够开的同时,毫不犹疑地将圆球塞入意涵的肛门里,然后顺带的往上一提。
  「痾……痾………呜呜」这一瞬间,意涵从喉咙间发出更大更有力的声音,我想是痛和爽同时交织的效果吧。我的右手一样的继续上下拉提,为了避免更痛,她的腰臀也只能随我动作了。

  突然想到了她的乳夹,我手将她秀长的长发往下拉,使她脸朝上;这样一来口枷也顺势往上带,跟着牵动的就是乳夹了。只看见乳头被往上拉着细长,让我本来已经硕大的阴茎又更兴奋了。「呜~呜~」她喉咙中发出的声响,让我的阴茎又长了几公分。

  心里想也差不多了,我走向她的正面,拿下了跳蛋,并将她的丁字裤剪掉。这淫荡的傢伙居然把耻毛都剃掉了,还真没有试过无毛阻力的抽擦感。毫无犹豫,将我已经膨胀多时的宝贝,擦入她的湿漉的阴道当中,连保险套都省了。然后一手绕到后方提着铁桿,当我插进去阴道的同时,顺道把铁桿上提,因为同时刺激,使得她的肉穴会在那瞬间将我的阴茎夹的更紧。

  我的手就忽上忽下,配合腰部前后的抽插,这种感觉还真是前所未有。在视觉上也是很棒的画面,一个双手被大绑着的女人,脸部有口枷,胸乳上有夹,并随着我的动作晃动着。为了不让她的嘴巴有点事做,我又将手指塞入她的手中捣着,她的口水又更满了出来,样子实在太媚人了。

  而我因为太过兴奋,没有撑多久就射出了浓浓的一发,从量里可以看出来我有多雀跃。虽然射了出来,但我还没有打算停手。将意涵屁股后的铁桿拔出来,可以看到她有无力的跪坐下去。然后将口枷取了下来,她没有马上说话痛骂我,而是拼命的吸着口水,可能觉得有点狼狈吧。

  「宝贝,休息够了吧」我很少叫她宝贝的,是故意想用学长的话,假装我还在生气。她一抬起头来,才刚一开口,我迅速的将我的阴茎再放到她的嘴里。她的眼神有点惊恐,但我一把压着她的后脑,不让她挣脱;我的臀部开始前后的在她嘴里顶着。只见她眉头皱着,但是又没办法挣脱。

  「意涵,你知道要怎么做我才会休息吧。」我停下身体,冷冷地对着他说。她含着我的屌,看了我一眼之后闭上眼睛;突然她开始在转动舌头,开始舔着我的阳具。我刚有点软趴的情况,又开始回复了力量。接着开始前后吸允,她很少这么主动着,虽然鲜少这么做,但是并不生疏,只能说不只是有内涵还很会含着。
  我双手逗弄着乳夹,让她更兴奋,更进入情境一些。不知道怎么了,她突然加快吸舔的速度,我有点受不了她这样殷勤,马上将双手按压住她的后脑,但她仍用力吸放着,就这样我射出了第二发。

  「该放下我了吧!」又是那猜不透她心情的语气。我松了她的乳夹和绳索,她摸着手腕就走进了厕所里。听着莲蓬头的水声,我实在很好奇她在想甚么…………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