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The King of Discipline】【作者:酒吞天下】
【The King of Discipline】【作者:酒吞天下】
字数:51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写在前面,拳皇中所有人物均为客串,倒不如说随手借用了拳皇世界的设定。文章灵感来自于很早的一本SM小说,圣女传奇里面的一个小过场人物,提到的一点个人经历。估计看过书的人读下去会有一点点印象。文笔很渣,还请见谅。发文前想了想是发同人区还是发凌辱区,毕竟只是用了点设定,还是发到这里了。第一章基本无肉,完全就是一个引子,看看反响如何啦~好的话我也有动力写下去)
            The King of Discipline
  第一章,风起

  公元2001年,海边。

  如流星陨落般划过天际,最终坠入大海深处的钢之城内,游出了多名格斗家。大战过后的他们,伤疲交加,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有人在窥视着他们。

  「没想到啊,搬运社之后,音巢也完了么?不过,想要的东西也都到手了,是时候去找点乐子了」一辆超现代化的汽车内,一名身形修长的男子喃喃道。他是谁?搬运社和音巢又是什么?

  7 年前,一封封面上写着一个字母 R的邀请函,发向了世界各地,邀请他们参加The King of Fighters,拳皇大会。邀请函,来自于卢卡尔·伯恩斯坦(Rugal
Bernstein )一个仅有独眼,会将挑战他的败者残忍的浇铸成铜像的格斗狂人也
是天才。然而,世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是,铜像虽然是100%还原失败者,但却不是直接将肉体毁掉。没有人,哪怕是被二十余年前亲手挖出卢卡尔一只眼睛的黑暗四王之首的高尼兹派来监视这位大毒贩、军火商的两位八杰集,微丝以及麦卓都不知道,那些失败者,真正去了哪里。搬运社,一个名义上隶属于个体的物流公司,业务仅在美国南镇这个灰色地带周边,唯一有些特殊的便是,社长是一个黄皮肤黑眼睛的华裔,Huang Ye(叶凰)。然而,在搬运社最大的也是唯一
的一家仓库下面,却是有很多一人高的维生舱存在,每个输给卢卡尔的人,都被置入维生舱中,仅仅脑死亡的同时,还被连接上了每一条神经束以分析他们生前的绝学,也正因为这些数据,卢卡尔才变得越发强大。毕竟,25岁的时候那一败让他铭记终生。而负责这些的叶凰,却是一个没办法成为格斗家的「废人」,若非如此,卢卡尔只怕也不会这么放心这个医学天才掌握这些可以造就一个不世强者的数据。

  1994年的拳皇大会,最终成就了一个日本高中生(万年),举办者卢卡尔饮恨在初出茅庐的草薙京手下。最终场馆爆炸被炸断一臂濒临死亡的卢卡尔,在体内大蛇力量的帮助下,复活过来,右臂也是被叶凰移植上了一只机械手臂,卢卡尔重金从一个神秘组织购买而来。95年,卷土重来的卢卡尔,却是重蹈覆辙,即将失败的他不甘心的解放了全部大蛇之力,但没有相应的血统,在实力攀升到顶峰时,卢卡尔如同一个烟花般烟消云散。卢卡尔身死,他的一对子女尚年幼,所有资产被无数闻到血腥味儿的人你争我夺,却无人意识到,他电脑里一份档案在几日没有人输入密码后,已然消失。同时消失的,还有搬运社的那家仓库,以及社长,叶凰。

  直到6 年后,他才出现在了海边,坐在车中看着落入大海的钢之城。这些年,他被引入了早就有所交集的音巢组织中,卢卡尔收集的数据,被Zero和Igniz 的
战衣所吸收,让对流,一种凭借高科技来达到完美的格斗技,更加强大。而叶凰,也和卷岛唯我一起负责很多见不得光的项目。和专攻于大脑,擅长将最强大的敌人变为组织最忠诚的卷岛博士不用,叶凰负责的是肉体层面,叛逃出组织的最强对手,K 『 Dash 就是他的得意之作。不过,向来小心的他从未露出过自己的真
面目,如今,音巢被毁的情况下,叶凰恍然发觉,自己,从未这么自由过。
  这么些年来,尽管见不得光,香车美酒,美女轮盘,能享受的他也没少享受。只是在一次偶尔看到卷岛折磨一名女性复制体之后,又用洗脑技术将其变为自己最忠心的性奴之后,叶凰才恍然发觉,原来自己一直觉得怅然若失的原因。只是,对于肉体无比了解的他手下,普通女性的精神实在太过于脆弱,不两下就让他失去兴趣,加上本身业务繁忙,直到现在,他才决定,真正去俘获并且调教出属于自己的女人。

  汽车无声的启动,消失在了海岸线上。

  几个月后,意大利,米兰。

  布雷拉美术学院外,一位身着蓝色修女服,肩膀与头上各覆盖一块黑布的金发女子,正静静地坐在路边的长椅上,翻看着手中的书本。校园门口陆陆续续进出的学生早已见怪不怪,这名巡游的修女,莎兰·达格斯蒂诺,每周五都会来这里接自己的妹妹,康妮·特伦落。要说为什么两人姓氏不同,是因为莎兰是被人寄养在高阶牧师特伦落家中,虽然她早已将他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前一年特伦落因意外去世之后,她更是将康妮视为自己唯一的亲人。毕竟,那个寄养自己的人,死在了96年,即使是他,也只是在一个废弃教堂捡到自己而已。

  收回纷飞的思绪,莎兰看向手中的书本,却莫名的有些心神不宁。按平时的经验来看,康妮早就应该到了。两个人一起回到科莫湖畔的小屋内,度过一个平静又祥和的周末。但是……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莎兰摸出自己的白色A188手机,拨打了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一阵焦急的等待后,却是语音信箱的传来「Hi~ 这里是康妮呦,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有什么事情可以留言哦~ 」一连几
次,都是语音信箱,莎兰头部简洁的修女帽无风自动,金色长发尾端也有些反重力的飘起。

  蓦地,手中电话铃声响起,正是自己魂牵梦绕的妹妹的号码。莎兰急忙接起来,话筒中,传来的却是异样的电子合成音。「莎兰·达格斯蒂诺?」「你是谁?为什么会拿着康妮的电话?」「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只拿着康妮的电话,康妮也在我手里」一阵噪音传来,康妮压抑不住的呻吟声传来,「姐姐……」「她·在·哪」不知不觉已经站立起来,全身衣角都在飘动的莎兰一字一句地说。「哼哼……这个,就等我的消息吧」话音刚落,电话就挂断了。莎兰深深的吸了口气,全身衣物以及飘动的发梢都安静了下来。「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因为国度、权柄、荣耀,都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短暂的祈祷过后,莎兰走向了不远处停放的一辆菲亚特Panda 小车,这是父亲送
给自己的成年礼物……为了他,一定要保护好妹妹!

  回到家中,仿佛康妮的音容笑貌还在回荡。莎兰没有报警,比起一般的绑架,她嗅到了几分不同的味道,打电话来的人,根本就没有提任何不要报警的事。直觉告诉她,能解决这件事的,怕只有上次认识的那个朋友了。只是,几个月前的大会上,她在饿狼队和英雄队的比赛中,伤在了麟的手中。由于毒素影响,伤势恢复的极为缓慢,至今仍在南镇养伤,国际刑警的工作,也只好搁置。思前想后,莎兰还是打开了电脑,编辑了一封邮件,给Blue Mary 发了过去。
  绑架走康妮的,自然是叶凰了。卢卡尔曾被高尼兹的真·八稚女挖出一只眼睛,为了报仇,他自然会想尽一切办法调查此人。曾经寄养过一个女儿,就是卢卡尔在94大会前夕才查到的。叶凰只是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位有明显弱点的,意志力超群的女性。只可惜,卢卡尔生的是一子一女,不然以罗斯的性格,也是个不错的目标呢。虽然完全没法修习格斗技,但对付康妮这么一个天真浪漫的学生,已经是绰绰有余。此时的康妮,双臂背在身后,绳索在手腕和手肘处缠绕了几圈之后,从肩膀绕向了胸前,呈8 字形将不小的胸部,狠狠地勒了出来。面容姣好的容颜,也被一颗橡胶球和一个眼罩给破坏了。静静地开着车,叶凰心中却在高速思考着,康妮只是一个弱女子,很好对付,但是莎兰,似乎真的有继承高尼兹的力量。一切都得计划好……毕竟自己准备了这么久,可不是为了落荒而逃的。一路向北,叶凰开向了边境,那里,有着他早已准备好的据点。

  阿尔卑斯山脉,沙莫尼。

  两年前,Nests 的「复制京」计划的欧洲部分的准备工作,便是在这里的一
处秘密基地中完成。虽然希顿将军早有准备,克隆人草薙京军队并未掀起什么风浪,但这处基地却并未在后来的清洗中被发现,而是被封存了起来。如今,则成为了叶凰的一处据点。

  「这是哪儿?你究竟是谁?想对我做什么?」惶恐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思绪,被他安置在手术台上的康妮醒了过来。在手腕,肘部,肩部,胸部,腰部,膝盖,脚踝乃至脖子与额头处都有皮带固定的少女无异于一块砧板上的肉。「欢迎,康妮·特伦落,这里是我的实验室,至于想做什么……」叶凰停下了话语,拿起了一旁的呼吸面具向少女脸上罩去。康妮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本能的挣扎了起来,但坚韧的皮革让她能动的不过只有手指和双脚罢了,面罩中透出一阵甜香的空气,瞬间,康妮失去了意识。

  另一方面,被叶凰留下的信息指挥的团团转的莎兰,终于踏上了法国的土地。手中的步话机中,传来了那让人愤恨的电子合成音,「南针峰,瞭望台」看着因为旅游淡季,显得无比平静的小镇,莎兰默默地走向了电缆车站。犹记得康妮明年毕业后,两个人约好了要来这里徒步旅行的……听着步话机中的指令一路走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内,终于和绑走自己妹妹的罪魁祸首照面了。东方人的面孔,修长的身躯,披着一件如浴袍又似风衣的黑色高领外套的叶凰,出现在了山洞的尽头。

  「幸会幸会」在面前的操作台上关闭了莎兰前来的入口,以及开启了部分灯光之后,叶凰绅士的施了一礼,「莎兰·达格斯蒂诺小姐,您的美貌真是惊人。纵使所罗门在他极盛的荣华里,也及不上您这一朵啊」若是平时,碰到这样的称赞,莎兰只会微笑以对,但如今,她只觉得内心的愤怒,已经接近极限,不仅妄言主的福音,还绑走了自己的妹妹……「哦对了,前些日子,受邀前来的康妮小姐,招待不周,让莎兰见笑了……」「她在哪!你要我前来,我来了,至少让我见我妹妹一面」莎兰深深的吸了口气,淡淡的说。叶凰心中警声大作,不过还是微笑道,「自然」钢琴家般的手指按动了几下,机械的声音响起,在叶凰身后,岩壁逐渐变得透明,岩壁后升起了一个吊台,康妮就被吊在其中一边,昏迷不醒,而另一边,却是吊着一个……面粉袋?

  「你把她怎么了?」莎兰手一扬,一道旋风突兀的出现,离叶凰仅有毫厘的间距。正是腕电·真空波。「她果然继承了高尼兹的风之力」心中暗忖,面色却是如常「哦,真是失礼啊康妮小姐,为了你跑了这么远的路的姐姐就在面前,快点醒来啦」电流声闪过,康妮发出了一声尖叫,惊醒了过来。「你!」「姐姐……」看到了熟悉的面孔,涉世未深的康妮终于哭了出来。「没事的康妮,姐姐一定救你出去」莎兰身形如猎豹般伏低,仿佛随时都能扑上前去。

  「啪、啪、啪。」自顾自的拍着手,叶凰道「很抱歉打断你们的姐妹情深,但是,康妮小姐此时可是不太妙呢」黄色的灯管闪动几下,照亮了吊台的正下方。康妮低头一看,瞬间不顾自己双手的束缚,挣扎了起来,下面,竟是看不到底的深渊。「哦,对了,我也忘了这里究竟有多深呢,就让这袋和康妮小姐一样重的面粉测试一下咯」按下手边的操作台,束缚着面粉的绳子瞬间断开,同时一个红色的秒表投影在了一旁的岩壁上。「3 ,4 ,5 ……11秒落地呢,忽略声音传播
的时间不计,也是在500 米以上的深度呢。所以,是时候选择了莎兰小姐」说话间,叶凰扔出了一副镣铐,又按动了面前的操作台,这次出现的,是一个血红的100.「这个倒计时只有我能停止,而归零的时候康妮小姐的绳索也会断掉,究竟是赌一把自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服我再打破这面岩壁亦或是破译我的密码,还是用这副镣铐把自己反铐起来呢?选吧~ 」

  莎兰毫不犹豫,身形一闪已出现在了叶凰身后,回手一击,已将他打飞了出去,饶是身上这身衣服防御力惊人加上修女本身未出全力,叶凰也是觉得五脏移位了一般。「唉,这身体太不争气了,若非如此,只怕我也走不到今天这步吧……」面对着看似透明的岩壁挥出了无数拳之后,看着岩壁后眼神逐渐变得灰暗的康妮,以及时间只剩30的投影,莎兰愤恨的回头,眼神如毒蛇般盯着叶凰,用鲜血淋漓的双手将他抓到了操作台前「你要遵守你的承诺」说话间,修女已捡起了扔在一边的无比沉重的镣铐,将双脚拷了起来,双手也拷在背后。此时,时间只剩下最后的15秒。叶凰一笑,「我承诺什么了么?我并没有说,你把自己反铐起来,我就会放下你的妹妹啊。」10,9 ,8 ……血红色的数字如同催命符般跳动,
康妮早已喊叫的嗓子嘶哑,莎兰挣扎着站起身,「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叶凰轻轻一笑,「在我的手术台上,说这话的人,太多了」血色的数字归零,康妮尖叫着掉了下去。少女凄厉的声音,在山洞中久久回响。叶凰将岩壁升起,走到了崖边,「也许应该下去给她收尸?」

  背后,轻轻的风声传来,伴随着莎兰如雪山般冰冷的声音,「和我一起,下地狱吧」背部被蓄力已久的修女一撞,两个人都失去平衡,向康妮埋骨的深渊坠下。「来世,在当亲姐妹吧,康妮。请原谅我,天上的父……」蓦地,腰间一紧,瞬间失去了失重的感觉,莎兰紧闭的双眼睁开,面前,依然是那个还很陌生,但却已经深深刻在自己心中的,丑恶的面容。「这可不行呢,莎兰。已经失去了康妮,你怎么能让我也失去你呢。」一手搂着莎兰,一手握着钩爪枪,缓缓向崖顶升去的叶凰如是说。修女还欲挣扎,不料腰间传来的强烈的电流,让她瞬间失去了力气。弥留间,那个可恨的声音还在喋喋不休「好好休息吧莎兰,还有很长的一段日子要……」意识完全消失,莎兰进入了昏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