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5)【作者:重口味女王】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05)【作者:重口味女王】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淫舰舰长法因娜】无尽淫梦

  狭长幽闭的舰内通道,灯光闪烁不定显得恍惚而不真实。

  法因娜木然地一步又一步向前,穿过通道来到一扇熟悉的气密舱门。

  随着一声气响,气密舱门缓缓打开,出现在法因娜眼前的就是这次的机密货物——一个胶囊状的单人逃生舱。就算舰船遇到事故爆炸损毁,货仓本身也能够安然无恙,在外太空等候再次被回收。而一个带着联邦标记的密码键盘显示着它的重要性。

  法因娜僵硬的身体一颤,迷茫中的双眼突然有了神彩,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又走神了吗?自己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机密货舱。

  法因娜下意识地对这个地方有些抗拒,想要转身离开。但是却没法挪开视线,只能被迫地看向密码盘。

  耳边有一个声音说道:密码,密码是什么。

  密码?!法因娜听到这个声音,心头一惊,想要向声音的源头望去,却动不了身体。

  「密码」这个词唤起了脑海深处不快的回忆,法因娜不由得想要反抗。
  「你们拿了密码也没有用的!」法因娜脱口而出,却不知道在对谁说话。
  尽管嘴上极力抗拒,但是自己的手却缓缓抬起,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指尖对准了密码锁。

  不……不行……停止……不要想!

  尽管如此,大脑已经不可抑制地回想起密码了,越是拒绝记忆越是清晰。
  密码一个接着一个在脑中浮现。每回忆起一个,手指就按下一个密码

  1……0……1……6……2……0……8……7……2……1

  停下,快停下!快停下啊!

  无论意志如何抗拒,身体依然顺从,十位密码一个个输入了密码锁。

  「呲」两侧的气密阀喷出了密封用的氮气,舱体在法因娜眼前慢慢打开。
  逃生舱里静静地躺着一个裸体女子。

  诶?这是?法因娜感到一片混乱,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机密货物,竟然是一个女人?

  法因娜惊叫出声「不!这是什么?怎么会?」满脑子的疑惑在脑海炸开,这一幕对她来说太过震撼。法因娜说不出话来……

  而怪异的现象远未停止,反倒一件接着一件。

  裸体女子的下体涌出大量的黑色液体,顺着大腿留下,泼洒在逃生舱的地面上。

  法因娜惊疑地后退躲避地上蔓延的液体。

  黑色的液体从女子的身体里溢出来逆流而上,包裹起女子的身体,变成一个黑色光滑的人形,只有脸部的轮廓隐隐能看出法因娜的外貌。

  「这……这是什么东西?」法因娜不停后退,本能的恐惧让脊背发凉,面对这种超乎常识的事物,再坚定的人都无法保持冷静。

  黑色的人形动了,仿佛大梦初醒的人类,它缓缓立起身,伸出了她光滑的手,慢慢接近法因娜。

  「不……不……」法因娜惊恐地喃喃道,心跳加快到了极点,全身的血液都要冻结,不经意间汗水已经打湿了后背。但是法因娜快速地反应了过来,无论遇到什么超出常识的异常情况,一位舰长该做的事情还是确定的。

  法因娜用力拍向墙面通讯器喊道:「保卫室!呼叫保卫室!」但是通讯频道里只有空洞的杂音,仿佛整艘舰船只有她与面前的怪物了。

  黑色的胶质人形离法因娜越来越近,她黑亮手慢慢伸向法因娜的胸部,把法因娜逼入了墙角。她表面的反光映出法因娜的面庞,欺身贴向法因娜。

  「离我远点!滚开!」法因娜大吼一声,一把推向黑色人形的胸口。

  冰凉光滑的触感一触即逝,黑色的胶质仿佛溶解一般向四周散开,仿佛一层黑色的胶衣突然解开露出了内部柔软的肌肤。

  这是……

  一瞬间,刚才还如同无机质怪物的黑色人形再度变回了赤裸的女体,与刚才不同,高大健美的身形,优雅的体态仿佛女神一般性感的身姿。如同刻意创造的性欲化身把法因娜逼向了墙角。

  法因娜却看到了更加令她混乱的一幕,这个女人竟然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容貌。那张与法因娜完全相同的面庞,更是淫魅异常,双眼之中充满了色欲的火焰。完全不像之前人偶似的模样,反而充满了灵气,看得法因娜心头一颤。

  更为可怕的是这高自己半个头的女人,两腿之间挺着一根硕大的,野兽一般的粗壮肉棒。

  就在法因娜惊慌失神的刹那,美艳的女郎把法因娜紧紧压向舱壁,温热柔软的触感袭来,炙热的嘴唇吻住法因娜的脖颈。

  「不……不要……」感觉到脖子上湿热的吮吸,法因娜如同少女一般慌乱。
  法因娜无力地摇了摇头,伸手想要在一次推开她,指尖却陷入了她柔软的乳肉,陷入了她丰满的胸部。光滑细腻的触感与富有弹性的肌肤。

  「不,不要!」她羞红了脸想要把手抽出来,但对方的肉体越逼越紧,炙热的肉棒,溢出的粘液都在一步步压向墙角的法因娜,此时的人妻舰长反倒像是怀春的少女欲拒还休。

  「你……你这怪物……啊!」法因娜只觉得小腹一烫,身体一颤一股爱液喷洒了出来,沾湿了两腿间。她低头看去才发现那粗大的肉棒戳到了她的小腹。
  明明隔着衣服,这根马屌一般的肉棒却把炙热传入了她的身体,仅仅是轻轻一触,就让她的子宫剧烈地瘙痒了起来。性欲的信号从小腹直冲她的脊髓,仿佛一道电流传遍了她的身体,发软的双腿以内八的姿势才勉强站住。

  「雌性本能」法因娜想到,她第一次如此剧烈地意识到自己是个女人。明明面前的是一个有着自己容貌的怪物,同样的有着女性的性征,有着丰满柔软的乳房,有着浑圆挺翘的臀部,甚至和自己一样的脸庞。但是却散发出强烈的情欲信号,征服的信号。

  这怎么可能……法因娜想要叫骂,喊出的却是欲拒还迎的「不……不要……」麻痹的大脑甚至无暇思考眼前的双性女究竟是什么东西,新的一轮刺激又来了。一双有力的手,正摸向她的双腿。顺着她两腿的丝袜一路向上,掀起她制服的窄裙,握住了她的大腿。

  法因娜仅仅是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便分开了双腿,被她硬生生抬了起来。掀起的制服大开的双腿,暴露出飢渴湿润的下体。硕大黏腻的肉棒一颤一颤,挺动着对准了法因娜的最后防线。

  「不……不要……」法因娜感觉她要「吃掉」自己了,大声叫喊起来,拼命想逃离她的侵犯。但是尽管如此,也只是毫无作用地扭腰而已。肉棒一寸又一寸的靠近,被这样粗大的肉棒插入会带来什么样的感受,脑中已经停止不了想象。
  会输的吧?会死的吧?会永生难忘的吧?如果插进去的话,自我都会消失的吧?永远都回不去了吧?会变成母猪的吧?会被征服的吧?再也无法维持自己了吧?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再也当不了舰长了吧?

  法因娜的双眼快速地抽动着,头脑里的理智已经到了极限。

  突然间的一挺腰,然后,一片漆黑。

  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如同泡影一般消失了,所剩的只有空虚。

  「又做了……那种……梦吗?」醒来的瞬间,所有的紧张都如同雾气一般消失不见,只剩下心中莫名的遗憾。

  货舱、密码、女人、性……梦境中的意向在脑中回荡但是很快便散去了,无论怎么回想也只有身体里戛然而止的失落感。法因娜看向床头的面板,舰内时间03:24。夜还长着,可是她已经睡不着了,索性她掀开了毯子。

  睡前特意把舱内循环机设置为了「除湿」,但是醒来之后两腿之间依然一片黏腻,这让她有些厌恶自己。

  法因娜看向指尖的粘液,在睡梦中无意识地手淫似乎已经成为了习惯。娜塔莎安排打扫的时候又要调笑她了。法因娜摇了摇头抛开羞耻的念头,起身下床。
  赤裸的法因娜走到梳洗台前沾湿毛巾,擦去大腿内侧的不适。粗燥的军用毛巾刮擦着大腿内侧的嫩肉,长期潮湿的肌肤微微红肿,带来些许刺痛,她皱了皱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淫乱了……

  她并不习惯裸睡,只是自己的身体已经难以忍受衣物的束缚,镜中的自己肉体异常的……丰满?法因娜摇了摇头否定自己,不……这只是胖了而已。镜中双眼带着一层淡淡的黑眼圈,显示着出主人纵欲过度的萎靡。而眉宇之间舰长的英气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颓废。

  梳洗台一旁的照片,是与家人的合影,是因为与丈夫长期分隔造成的吗?还是太空中幽闭的生活造成的?法因娜读过的心理学资料中提到过,长期的太空生活可能会产生种种精神与肉体上的异常,而女性淫狂也是其中之一。自己会变成那样吗?她记不起在哪里看过了,一位女性军官在船舰中放浪形骸的模样,贪婪地吮吸着下属的肉棒,不知羞耻地诱惑众人加入侵犯她的行列。

  想到这里法因娜的乳头又硬了起来,她皱了皱眉,急忙打断自己的思绪。还是换上朴素一点的内衣吧,再怎么不舒服也不能真空上阵,要是又凸点就尴尬了。法因娜想起之前在走廊内的窘态又一阵脸红,急忙拉开收纳柜翻找自己的内衣。
  但她却拿起了一件黑色的薄纱半透明前扣式文胸,如此性感得有些淫荡的款式是她以前从来不会考虑的,但是此时她却认识不到任何的矛盾,只觉得半透明的镂空十分漂亮特别衬她乳肉的肤色。

  法因娜背上肩带,费力地把拉上两个罩杯。胸部似乎又变大了一些,更难塞进聚拢型的胸衣里。

  「啊……怎么……这么紧……」法因娜用力地把两边的搭扣拉近,乳头被挤压的刺激让她不由得娇叫。

  扩张的乳晕和挺立乳头丝毫没有屈服的意思,反而在这刺激下越是勃起。薄薄的半透明材质根本遮不住,若隐若现显得更加淫荡。

  「啊……唔……噫!」突然一丝丝的刺痛从乳头传来,一阵温暖细密的放松感从双乳袭来,让她不由得发出了喘息。随着湿热的感觉包围了胸前,薄纱的黑色快速变深,而贴着肌肤的部分却变得更加透明。

  法因娜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感觉,虽然她已经快要忘记了,这泌乳的感受。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肿胀的乳房竟然开始泌乳了。这样诡异的变化让她又羞耻又难堪。

  「我……到底怎么了?」法因娜只好解开自己的文胸,对着梳洗台按压自己的乳房,好把乳汁挤出一些。

  哺乳期的记忆涌上心头,自己也是一双儿女的母亲了。与记忆中不同的是,此时她的胸部反而更大了一些。法因娜两手勉强环抱住胸部的乳肉,从乳根处一点一点往前按摩,有节奏地挤出积蓄的乳汁。

  「唔……」她咬紧了嘴唇,忍住喉头的闷哼,记忆中挤奶是这么舒服的事吗?自己的胸部有这么敏感吗?梳洗台的梳妆镜里,自己披着一头乱发,皱着眉头咬牙按摩着自己的乳房。狼狈么?并不,一抹潮红显得她娇媚动人,而微微眯起的如丝双眸,更是泄露了她羞于承认的愉悦。镜中的法因娜反而带着一股哀羞的风情,再加上上身散乱敞开的文胸仿佛一位沦落风尘的少妇。

  法因娜抽出纸巾,小心地擦干净乳汁,才能勉强扣好胸衣。法因娜又偷看了镜中的自己一眼,心虚穿上制服……

  薄薄的制服已经不适合她如今的身材,紧绷的感觉勒得双乳又是一阵快感。「啊……」法因娜忍不住叹息,乳晕传来的酥麻刺激让她有些魂不守舍,眼神迷离继续着装。

  「走……走吧……」法因娜对着镜中的自己说道,拖着发软的双腿走出个人舱。

  现在时间尚早,餐厅应该没什么人吧。想起自己的精液早餐,法因娜飢渴地舔了舔嘴唇。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