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双星记】(39)作者:a321283
【双星记】(39)作者:a321283
字数:4754


               第三十九章

   赵斌一路南下,数日后已至襄阳城外,离武当不足两日路程。

   他闭关习武两年,对武当山上的一切思念至极,「不知道掌门的身体好不好, 不知道师傅、师伯们怎么样了,石头回武当了吗?还有,琳儿是不是又变漂亮了, 武当山上是不是多了许多师弟师妹,这般长时间未见,该给他们带些东西回去。」
   江湖各派在世俗多少有些产业,鬼谷也不例外,赵斌现在所在的看上去普普 通通的客栈便是鬼谷门下的。

   他一进门,眼尖的掌柜便从赵斌衣角的标志认出了赵斌的身份。掌柜将他带 至客房,掩上门,对赵斌十分客气地问道:「敢问少侠与谷主是何关系,为何衣 物上绣有鬼谷暗号?」

   赵斌将背在身后用粗布包裹着的「独幽」取出,置于房中桌上,在掌柜不可 置信的目光中,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笑道:「师傅他老人家已将谷主之位传授 于我!」

   「扑通!」

   掌柜闻言,立刻跪到地上,道:「老奴见过谷主!不知谷主有何要事!」
   「起来吧,我只是路过过来看看!

   「不知老谷主身体可好?」

   「有劳掌柜挂念了,师傅他身体很好!没什么事便忙吧,哦,对了,替我买 几件礼物,」吃了晚饭,赵斌正在打坐,掌柜推门进来,「谷主,礼物都已经买 好了!」「有劳了!」

   「老奴不打扰谷主休息了!」

   这时,下面一阵喧哗声传了上来。

   「下面在吵闹些什么?」

   「回谷主,是几个客官,在讨论红袖院的事呢!」「红袖院?」

   「红袖院是这襄阳城生意最红火的妓院,前两年来了一名姑娘,才貌双全, 一直是红袖院的头牌。可就在前几天啊,不知道她从哪弄了许多银子,竟将这偌 大的妓院给买了下来,自己做起了老板!下面的客官便是在讨论这事呢!」「这 样啊!」

   赵斌想起了许多年前与邢岩在妓院的荒唐闹剧,听掌柜这么一说,不免有点 兴趣。

   「红袖院能在襄阳站稳,背后定有势力支撑,单凭一个头牌,便是花再多钱 也很难将它买下来!索性无聊,我便去那红袖院看看!」「谷主可要小心!」
   「怎么,对我武功信不过?」

   「不敢,老谷主既已将谷主传于您,自是对您的武功有足够的信心,只是, 那红袖院毕竟是温柔乡,谷主少年英雄,」不等他说完,赵斌打断道:「这天下 还没有几个温柔乡配做我的英雄冢!」……

  红袖院内,「哟,这位公子,您长得真俊呐!您是第一次来我们红袖院吗? 公子,您可来对地方了,我们院里的姑娘啊,呵呵呵,个个是才色双全啊,肯定 能让公子满意!」赵斌换了身锦缎长袍,手持一方纸扇,俨然一副世家翩翩公子 的模样。轻轻将靠在身上揩油的老鸨推开,赵斌笑问:「这位妈妈,我可早有耳 闻,你们红袖院的红梅姑娘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略懂音律,特来与红梅姑娘讨 教一二!」老鸨满是胭脂的老脸上笑容骤顿,支支吾吾道:「这,公子,这个,」 「若是红梅姑娘正在接客,我可以等,给我安排一个房间!」赵斌说完,不给老 鸨解释的机会,直接向二楼走去。

   看着赵斌一步一步走上楼梯,老鸨慌了神了,急忙向一边跑去,边跑边喊道: 「快给这位公子安排一间上房!」「嘟嘟嘟!」

   一阵急促的窍门声。

   「进来!」

   「哎哟,红梅啊,不好了,」

   「嗯?」

   老鸨尚未说完,却被房中女子一声冷哼打断。

   「瞧我这张嘴,红老板!刚刚来了位年轻俊公子,点名要您去呢!我看他模 样举止,是个富家子弟,我一时拿不定主意,所以,」「嗯,我明白,你不敢得 罪我,又怕他身份显赫惹不起,所以便来询问我的意见!」「正是正是!」
   「那人是如何与你说的?若是一般寻花问柳之人,你与他说明情况便是,若 是他死缠烂打,赶出去便是!」「我,我瞧那公子,一脸平和,倒不似一般嫖客, 而且,他说是来与您讨教音律的!」「哦?他真是这样说的,那倒有趣,我便去 见上一见!」赵斌在房中饮酒,前后来了几位姑娘,均被他请了出去。

   红梅赶到门口,正见一名妖艳女子垂头丧气地从房中出来。「嫣红,怎么, 被赶出来了?」嫣红抬头,见是红梅,急忙回道:「红,红姐姐,这,被你说中 了。里面这位公子一表人才,我和姐妹们看得心痒痒想进去试试,结果都吃了闭 门羹,哎!」「嗬嗬,在这难得碰上英俊男子,也难怪你们会如此动心。没什么 事就去招呼其他客人吧,这里由我来招待!」「啊?是,是!」

   红梅踏足入门,掩上房门,只见一名衣着富贵却不过分华丽的年轻男子端坐 桌旁,手持酒杯,静静地看着她,仰头一饮而尽。

   看着他那双盯着自己的明亮双眼,红梅突然有种被他看穿的感觉,好似自己 正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无所遁形!

   「公子,您一个人喝酒不觉着寂寞吗,红梅来陪您喝两杯!」红梅坐到赵斌 对面,倒了一杯酒,同样一饮而尽。

   「堂堂红袖院老板,来陪我喝酒,我这面子真是够大的!」红梅闻言,眼神 中闪出一丝诧异,问道:「你知道我是老板?」「姑娘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为何 还要多此一问?」「你,你怎么知道,」

   「这个妓院规模不小,生意如此火爆,你能坐稳这个老板,想必有过人之处。 你走路双腿虚浮,手臂摇摆无力,显是没练过武功,呼吸急促,长短不一,显然 毫无内力。如此一个手误缚鸡之力的妙龄女子,能掌管这般产业,除了背后有势 力撑腰,还必须有过人的智慧!若连我这小小的谎言都瞧不破,如何能震慑住这 么些心思各异的下人!」「公子如此心智,红梅佩服,如此看来,公子定不是城 中势力请来试探之人了!」「这是自然,我今日才到襄阳城,听说了姑娘的事, 颇感兴趣!我有心相问,若姑娘不能说,在下也不好勉强!」「红梅能问问,公 子心里是如何想的吗?」

   「襄阳城中势力错综复杂,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他们搞定,并且不敢来此 闹事,这不仅需要强大的武力,还必须有雄厚的财力,江湖上就只有五家六派可 以做到!」「公子既然已经猜到了,为什么还要来问我?」「这几个大势力谁开 妓院我不关心,为何要以如此隐蔽的方式夺得这家妓院才是我感兴趣的事!不知 姑娘能否为我解答?」红梅稍稍安稳了一下震惊不已的内心,问道:「公子既知 我背后的势力是六派之属,你这般打探,难道就不怕吗?」赵斌将杯中之物饮下, 静静地看着红霞,右手轻轻碾动,只见一堆白色粉末从指缝中流了出来。

   「你怎知我不是六派中人?」

   红梅瞪大双眼,目露丝丝恐惧,颤声道:「不,不会的,据我所知,即便是 五家六派中的年轻高手,没有能做到这样的!」「姑娘对武林知道的还挺多,看 来我倒没有猜错!」「你,」

   红梅这才意识到,自己落入了赵斌的陷阱之中,「你之前对于我的种种猜测 只是为了让我对你所言深信不疑,其实你说出我背后的势力全是猜测,再展示出 深厚的内力让我心神失守,最后忍不住说出口!」「啪啪啪啪!」

   赵斌拍手称赞,道:「姑娘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实非常人所及!」「与公子 斗智,红梅实是有心无力!关于为什么要这般偷偷摸摸夺下这个妓院,想来已不 用红梅多言,公子是想明确知道我背后是哪派势力吧!其实,这事要告诉公子也 不是不可以,只是,红梅想问公子几个问题,请公子如实回答!若是答案让奴家 满意,除了您想知道的,还有一份大礼!」「请问!」

   「公子是何派人士?」

   赵斌稍稍一愣,这个问题回答了,以此女的见识,只怕立马能猜出他的身份!
   「哈哈,姑娘倒是不肯吃亏,这就要将我一军!在下师出武当!」那红梅听 完,微一愣神,随即便兴高采烈地跑到赵斌身旁,激动地问道:「原来您就是武 当的文曲星,啊,我早就应该猜到了!」赵斌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文曲星,姑 娘你认错人了吧!」「不会啊,武当除了您还能有谁呢!您是赵斌吧!」「我是 赵斌,却不是你口中的文曲星!」

   「武林中人人都这么称的啊,您怎么会不知道呢?」「我闭关近两年了,江 湖中的事我一概不知!」「原来是这样!江湖盛传,炼狱教偃旗息鼓,都是拜您 所赐,所以都尊称您为文曲星!」「炼狱教偃旗息鼓?怎么会?」

   红梅此刻兴奋之极,没有太多留意赵斌一脸的疑惑,急忙跪下,恳求道: 「主人,请您救救红梅和姐妹们!」赵斌连忙将她扶起,「姑娘请起,怎么回事?」 红梅将当年的事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那杨名满口仁义,利用我们姐妹为他 搜集情报,以赚取在江湖上的名望,实在是可恶至极!每个姐妹身边均有高手看 着,我们才出狼窝,又入虎穴,奈何空有悲愤,却无力反抗!」「杨名?我与他 有过一面之缘,此人品相不错,只可惜虚有其表,听你这么说来,他野心倒是不 小!」「野心勃勃,却没有相应的德行!」

   「姑娘想让我做什么?」

   「姐妹们不止一次在信中提到想要结束这样受煎熬的日子,还请公子救救她 们,红梅愿为公子做牛做马!」「好,我答应你!」

   红梅喜极而泣,边哭边说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这件事等我回武 当之后再想办法,我近日才出关,你跟我说说这段时间江湖上的大事,还有,你 刚刚说炼狱教,」以赵斌在江湖中的声望,既然她已答应下来,红梅便丝毫不疑, 直将他视作真正的主人,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你觉得这些突然出现的武林人士是冲少林去的?」「这些人行踪诡异,定 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洛阳是皇城,想来还没有谁敢闹事,那便只有附近的少林 了,只是,奴婢猜不出他们想对少林如何!如今的少林虽不能说是固若金汤,可 也是守卫森严,这些人此举无异于送死!」「这些人就是炮灰!」

   「炮灰?」

   「不错,背后主使之人,应该有其他目的,洛阳那些人只为掩人耳目!」 「不应该啊,这些消息都是姐妹们辛苦打探到的,普通人很难察觉到!」「天底 下没有密不透风的墙,难道你心中就没有一丝怀疑吗?进攻少林,伤敌一千自损 八百,还要冒着行动败露的危险,如此大费周章,难道就为了送死?进攻少林不 管是真是假,背后必然另有行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

   「两年前在少林玩了一个瓮中捉鳖,现在又来一出声东击西!看来,偃旗息 鼓是假,休养生息才是真啊,炼狱教,这次我便与你们奉陪到底!」看了眼正出 神的红梅,赵斌继续说道:「多谢姑娘告知如此重要的消息,我得马上赶回武当! 待这件事了结,我再来此商量解救你姐们们的办法,告辞!」红梅见他起身才反 应过来,急忙将他拉住急切地问道:公、公子,您这就要走了么?「

   「炼狱教的目的不是少林的话,很可能是武当或者华山,我必须马上赶回去!」
   「公子,能不能明天再、再动身?」

   「怎么?」

   红梅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道:「奴、奴家想侍奉公子一晚!」说 完遍羞红了脸,不敢看着赵斌,一副未出阁少女的娇羞模样。

   「姑娘,这时候我哪有这番心思,再说,」

   红梅神色顿时变得极为失望,幽幽地道:「公子是嫌弃奴家身体脏么?奴家 只求侍奉公子一晚,还请公子成全!」

   「姑娘误会了!不瞒你说,我有一未婚妻!」

   赵斌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她对我用情至深,我这童子身自然要为 她留着!」

   「公子这等人中之龙,身边定有不少美女环绕,您能为挚爱洁身自好,奴婢 真替您未婚妻感到幸福!公子,他日,」

   「我答应你,日后会让你得偿所愿!」

   「谢谢公子!」

   红梅羞羞地看着赵斌,突然踮起脚尖,撅起樱唇对着他的脸颊狠狠印了上去。
   「公子,不管您要不要奴家,奴家这辈子都是您的人了!」

   「哎!」

   赵斌转头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红梅道:「等会儿,你这样,然 后,」

   紧闭的门外,不少眼睛正盯着这间房,有惦记红梅的嫖客,有心仪赵斌的姑 娘。

   就在大家幻想房中的二人世界时,房里突然传出红梅的怒吼声:「你个乳臭 未干的小兔崽子,敢吃老娘豆腐!」

   随即便是「啪」的一声传出,紧接着,房门被打开,捂着脸的赵斌遍被推了 出来。

   红梅站在门内,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骂道:「老娘现在是老板,早就不 接客了,看你想讨教音律我才给你面子来见上一见,你倒好,竟敢非礼老娘!来 人,轰出去!」

   看着赵斌被护卫架着拖下楼梯,红梅觉得自己再也装不下去了,急忙将门关 上。

   「噗,啊哈,哈哈哈哈,」

   「我那一下是不是扇得重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