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仙窟降魔变之紫阙山庄】(02)【作者:春媚小娘】
【仙窟降魔变之紫阙山庄】(02)【作者:春媚小娘】
字数:4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后山

  一行四人,沿着曲折的回廊走向后山,暮色将至,远处起伏的山峦间,晚霞放出最后的光彩,映着旖旎而行的众人。一路行来,许欣指点周围景色,四处风光,谈吐优雅,语调柔和。偶尔望向沈七娘,七娘总是在双方目光接触的一刻快速移开。只在一瞥之间,七娘似乎已经感觉到了许欣眼中流露出的热度和倾慕之色。

  七娘暗忖道:「但愿自己看错了。这许欣身为二堡主,礼数周全,并无轻薄之意。定是自己多想。该死、该死……」思及此处,不免脸红心跳,所幸无人察觉。

  武师高风走在最后,宽阔的身影仿佛张开了一个巨大的黑幕,将前面的三人笼罩起来。

  高风也是个老江湖,面部棱角分明,一双鹰眼炯炯有神,皮肤黝黑。他是个天生练武的奇才。在少年时他的骨骼就较常人粗大结实许多。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跟村里的成年无赖打架,所向披靡。父母去世后,他游历名山大川,拜师访友,修炼功夫,练就一身独门武功。他独来独往,行踪不定。没有人真正了解他。
  因他沉默寡言,轻易不与人深交,善使钢鞭,所以江湖人称「一鞭独行。」自从任教紫阙山庄,似乎脾气变好了些,人也和善了许多。与萧家子弟之间也有了一些言辞交往。半年时光,他对萧家已经了如指掌。萧庄主的几个子女,让他十分在意留心。特别是少庄主萧无矜,下帖正式拜了高风为师,传授武艺。萧烈对其信任有加。

  那紫阙山庄的少庄主萧无矜,是萧烈原配夫人所生,1岁时,亲生母亲便病故了。而今17岁,随高风习武已半载有余。七娘虽厚待继子无矜,但无矜与七娘有些疏远。七娘貌美,他少年情怯,总是回避七娘,也是情理之中。他自幼丧母,心中总是有些荫翳。现在随高风习武,虽然师父严厉,功夫的确长进较快。
  七娘与萧烈育有二女,长女晓婉,今年16岁,次女晓瑜只有13岁。七娘将自己未出嫁时学过的几下拳脚教与女儿,不想两个女儿觉得好玩,也随高风练些内功心法和拳脚。高风平时不苟言笑,对两个女孩子却颇有耐心,也不逼迫,只是点拨几下。至于学到多少,倒从未勉强她们。

  七娘本是个随心随性的女子,虽然知书达理,教养深厚,却最不喜约束。好在嫁了萧烈后,备受宠爱,更是从心所欲。教导女儿除了规矩礼数,就任其自然。
  高风言语不多,却懂得世故,从不拂她的意思。对于溺爱女儿的沈七娘来说,高风的教习风格很合她的意。心下对这个武功高深、谨言慎行的「师兄」颇为敬重信赖。她不知道这位「师兄」和自己名扬四海的丈夫谁的武功更高,也从未向丈夫求证过。

  此时,又行了一段路,天已经近黑了,隐约望见了几处亭台楼阁。前面却亮起了灯火,又有几盏灯笼摇曳着迎过来。走近了,是几位女侍,挑着纱灯。原来早有仆人先跑来通知,这边管事的闻知,遣女侍来迎接客人住宿。

  二堡主许欣见女侍们走近,责备道:「怎么来的这么迟?没见天色已暗了,路也看不清。」领头的女侍连忙应道:「二堡主,我等是接到信儿就赶紧过来了,只是我们几个都是新来的,初来乍到,找灯笼找了半天。」

  沈七娘向许欣说到:「二堡主莫要责怪她们。此间风景极好,异花奇木,美景天成。一路看过来,也适意的很。」

  许欣转头看向七娘:「谢夫人体恤这些下人,实是本庄教导不周。」

  众侍女齐齐向七娘施礼。

  七娘又回头对婢女荷香说到:「这边有女侍便好,你也不用陪我。老爷那里身边也要人服侍,你且回去伺候老爷吧。」荷香听得女主人吩咐,乃躬身称是,便向侍女们借了一只灯笼,匆匆返回前面聚义厅了。

  许欣又向高风道:「高先生且放心,有我家婢女服侍萧夫人,尽可安心。」高风并不言语,探寻的目光看向沈七娘。沈七娘开口道:「先生可在近旁安歇无妨。」高风低了头,转身离去。

  许欣问领头的侍女道:「前面精舍安排妥了吗?

  侍女道:「按您的吩咐,都已安排好了。」

  许欣道:「前面领路。」

  几个侍女连忙跑到前面挑高了灯笼带路。

  许欣竟不离去,陪着沈七娘向前面一所雅致的庭院走去。那庭院边上,似乎有大片的水塘,却原来是一池湖水,婉转曲折,夜色里竟看不到边际。远处山丘,林木幽然,庭院独立其中,幽静雅致之极。

  走近庭院,见院门已开,又有两个侍女提了灯笼迎候。进得院内,只见庭院颇为宽广,遍植林木,有假山奇石,小桥流水。白色石子铺就的甬路,曲折通向一间广厦,两侧有数间厢房。

  沈七娘虽觉得有些不妥,但毕竟是主人的安排,只好沉默不语,低头走路。许欣缓缓相陪,沈七娘好多年没有如此近地与丈夫以外的男子相处,且她观许欣比自己年纪小上三、四岁,俊雅英姿,正是雄心勃勃的年纪。

  此时,以七娘女性的敏感,自然地感觉到了这个年轻堡主浑身散发出的雄性气息和占有的欲望。她已经能够确定这个许欣已经对她动了某些心思。但七娘料他有礼教所制,顾及身份,并不会做更多非分之想,行逾矩之举。便仍言辞如常,谈笑间美目流转,身姿微摇,仪态万方。许欣却言语渐渐迟缓,不觉有些痴了。
  那广厦便是卧房。进得门来,只见室内铺陈锦绣,奢华风雅。熏香阵阵,帘纱轻动。香烛高悬,摇曳生辉。一张雕花绣床,低矮宽大。上面锦被绣枕,流苏垂地。房间后部却又隐约有些白色的水雾。

  许欣不知不觉跟进门来。沈七娘见他也进得门来,有些不自在地回身到:「公子请回吧。」许欣方才察觉入了女客的卧房,甚为不妥,脸色一红:「方才只顾与夫人答话,夫人绝世佳人,小可唐突,万死之罪。」恭身深施一礼,道:「夫人且安歇,有事叫侍女们,在下告退。」七娘微微下蹲,还了一礼。许欣转身走了出去。

  沈七娘心中一阵狂跳,暗自到「七娘,这年轻人不禁挑逗,你怎可玩的过火!」定了定神,又自责了一番,这才转身看这间精心布置的宽大卧房。

  七娘心思细密,好奇地问领头的侍女房中为何又雾气,侍女笑道:「夫人不知,此山后面有一眼温泉,常年有水涌出,将温泉水引入此间,这间屋后面便可用了。」七娘不想此间竟有如此精妙的所在,赶了一天路,实在有些疲累。加之旅途蒙尘,她又是个极爱清洁、喜享受的人,听闻有温泉,便极想沐浴。那侍女又说道:「夫人尽可入浴,此间有浴后穿用的衣物,都是全新的。」七娘听了,再无迟疑。便由侍女陪着到后面更衣入浴。

  ……

  此时,庄前聚义厅里已是空无一人。隔壁的偏厅里,却是人声鼎沸。一排七个偏厅里,各放了一张赌桌。每张赌桌都围着十七八位江湖豪客,庄家的吆喝声和赌客的呼喝夹杂在一起。端茶送毛巾的小厮穿梭其间,酒水果品流水般送上来。
  最里面一间僻静的雅室里,只有六个人,一张桌。两个小厮在一旁伺候。四个衣服华贵,气度不凡的男人一边喝茶闲聊,一边看着眼前的赌牌。朝南坐着的,正是紫阙山庄的庄主萧烈。他手里摆弄着几枚红字的筹码,眼睛紧盯着牌桌上打出的牌。

  门口回廊上,设有几把藤椅,婢女荷香歪坐在其中一把上面,已经昏昏欲睡。
  许光的青色长衫轻轻走进雅室,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又悄然退了出去。
  在走廊里,一个黑衣侠士似乎在寻找如厕之处,见许光过来,上前拱手道:「请堡主指引方便之所。」许光谦和地说道:「这位兄台请随我来」。

  那黑衣侠士,跟随着许光向后堂走去。走了一段路,许光来到一扇门前。门上有锁,许光掏出钥匙开锁,推门而入。里面竟是一间佛堂,香烟缭绕。许光回身反插了门,向佛堂里面走去,两人默不作声地经过佛堂,来到后面一面墙前,墙上一幅水墨丹青画,画上有竹林怪石。这幅画下面是一个案几,案几上摆着文房四宝和一个香炉,一只蜡烛。

  许光伸手在案几下摸到了一个扳手,用力一扳,右面墙角的地面忽然陷落,现出一个方形地道的入口。许光取出火石点燃了蜡烛,端起来领着黑衣人走过去,沿着阶梯向下走去。身后的洞口,无声无息地关闭了。

  两人从阶梯下到地底,沿着黑黢黢的通道走了一段路之后,前面现出一间斗室,摆放着桌椅。进了斗室,见一个黑瘦身影肃立在一旁,赫然竟是方才行刺的杀手。许光对那人摆了摆手,那人向后退入了黑影里。

  黑衣人瞟了那阴影里的黑衣刺客一眼,冷冷道:「演的一出好戏。」许光道:「此后那萧烈对高风必信赖倚重,再无怀疑。」黑衣人哼了一声,然后站定了,从身侧掏出一张折叠的很小的纸,展开来,沉声道:「许光接令。」口音竟然变成了大月国的语调。许光单膝跪下道:「属下在。」竟也是大月国口音。

  黑衣人念道:「左前使许光等,身负重任,潜伏敌国多年,坚忍不懈,颇有建树,特予彰示。」停顿了一下,许光拜了一拜,道:「多谢主上,此为属下份内之事,何敢言功?」黑衣人赞许地点了点头,又接着念到:「今,军情紧迫,大魏秣马厉兵,意图开战,必欲灭我国而后快。许光等即刻动作,探明敌情。限期一月之内,拿下紫阙山庄,据有大魏之边关军械粮草仓屯,以绝其军资供给。如来不及据守待援,将其焚毁,不可为敌国所用。此事重大,关系国运,延误军情者,必族之。此令。」许光听完,低头略一迟疑,黑衣人问道:「难否?」许光抬起头,目光已变得坚定,沉声道:「属下接令。如事不成,听任处罚。」黑衣人道:「许左使何来如此自信?」

  许光道:「高大人与卑职定下计策,如今高大人已深得那萧烈信任,那萧烈并无其他至亲好友,待他死后,定然将家眷托付于高大人。那沈七娘今晚便会成为舍弟的人。」黑衣人道:「听闻那沈七娘是远近闻名的美女,谨守妇道,性情贞烈贤淑,许欣可有把握?」许光道:「请特使放心,舍弟在女人身上还从未失过手。再说还有高大人在,以高大人之能,任凭她什么样的贞洁烈妇也一样会乖乖听话。」……

  一位年纪较小的侍女引着沈七娘,推开了卧房后面的一扇小门,却见一个小小的院落,上搭棚盖,下面是一泓池水,有一支碗口粗的竹管里,流出淙淙的泉水,注入池中。那水竟是温热的,在池中的水面上飘起白色的雾气。那雾气四散开去,有一些顺着敞开的窗户、门的缝隙飘进了卧室里。

  那侍女为沈七娘缓缓地除去了衣衫,脱下了绣鞋白袜。七娘虽旅途劳累,出了些汗,沾染了一些灰尘,但她丰腴柔美的身体,依然光洁雪白。腰肢不失少女的婀娜,胸前又有少妇的丰满。

  小侍女名叫小莲,是穷人家出身,才入堡中不久。她从未见过如此高贵美丽的妇人。看着七娘白的发亮的身体展露在面前,她震惊极了,如见到了仙女一般。小莲扶着七娘的手臂,感受到七娘手指的软嫩柔滑,手臂的光洁细腻,看着七娘的胸前一对胖胖的乳峰随着迈步微微摇动振颤,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暗自道:「阿弥陀佛,世上竟有如此曼妙的女子。」再看自己,竟有些自怨自艾。

  七娘将身子浸泡在池中,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紫阙山庄虽然比之七星堡更为宏伟,方圆范围也较七星堡大出三倍不止,遗憾的是却没有这样的温泉。每次沐浴,都要用大铁桶烧水,甚是不便,且无此地风雅清幽。这温泉浑然天成,水池周边植有名花异草,匠心独运,身处泉下池中,神清气爽,疲乏之意渐消,真是人间至极的享受。

  细心观察,七娘发现这水池尽头有个缺口,溢过缺口的池水便流走,七娘思忖多余的池水多半是流到院外的湖中去了。

  侍女小莲递过来柔纱和皂角,七娘缓缓搓洗着身体。过了许久,七娘觉得身体泡的几乎酥软了,便要小莲又帮她搓后背。小莲扶着七娘的肩,竟不敢用力去搓洗七娘后背的柔滑肌肤,生怕弄破了。七娘笑道:「你且用些力气无妨,这般无力却如搔痒一般叫人难受。」小莲这才敢手上加些力气。

  半个时辰之后,七娘只觉得疲意尽消,四肢舒泰,浑身温热。便从池中出来,让小莲帮她试净了身体,又将小莲拿过来的柔丝睡服穿了,赤足趿了木屐,从小门回到卧房。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